地面之下

咸鱼摆烂人,双标式cp洁癖
永远喜欢旗木卡卡西、巴基·巴恩斯、罗马尼·阿其曼和凯亚•亚尔伯里奇

注意避雷
目前在的坑:明日方舟、原神、阴阳师

【枭羽】讲一个笑话(下)

整点老套狗血文

我流赤花症和花吐症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小学生流水账注意

无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

我在写什么东西啊救命(抱头痛哭

——————————


“凯亚前辈,你眼睛都流血了!”


“啊……这个啊,没事,刚刚可能蹭到了。安柏,你能帮我去请一下假吗?我可能要去教堂找修女处理一下,之后也还有点事要办。”


“没问题。你要快点去啊!”


迪卢克时隔多年终于又回到了蒙德。许久没有打理过的红发已经齐腰,在外多年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餐露宿,红发多少有些杂乱,乱蓬蓬的在脑后束着。


在回来的路上他于水边救下了一个落水的人,似乎是在那个时候感冒了,这几天嗓子一直有些发痒。


回到酒庄时,花园里的艾德琳正在修剪花圃,迪卢克抱住激动地跨出花坛差一点被枝丫勾住裙子跌倒的艾德琳,指了指那塞西莉娅花边缘的一片红色蔷薇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种下的?”


“大概是小鸟或者其他动物带来的种子,突然有一天就长出来了。我看它长得挺好就没有铲去。需要修剪掉吗迪卢克老爷?”艾德琳捧出一束今日新剪下准备放置在花瓶内的鲜花,洁白的塞西莉娅衬着红色的蔷薇,开得十分艳丽,花瓣上还挂着晶莹的露水。


“留下吧。”迪卢克接过那捧花,准备帮艾德琳先带进去。大概是花香有些呛鼻,他将花捧在怀里时咳了几声。


待他整理好自己,艾德琳已经站在门外举着手犹豫了许久。她必须告诉迪卢克这件事,但她不太确定迪卢克想不想听到。三年前兄弟二人吵完架后便双双出走,艾德琳不知道他们到底因为什么吵了起来,也摸不准现在迪卢克是否还在生气。


“迪卢克老爷,其实有一件事……有必要告知您。”艾德琳最终还是敲下了门,她手上拿着当时收到的文件和一小盒物品,把它们递给了迪卢克。


盒子里没有多少东西,衣物一类的已经被艾德琳收到了那间留给凯亚的房间内,这里面的都是当时凯亚的宿舍内属于他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书本、文件、纸笔之类的。


迪卢克翻看着盒子内,看到文件上的署名是凯亚后,手停了下来,他把拿出来的东西丢回盒子内:“这不是凯亚的吗?西风骑士团送个东西都能送错?”


“事实上……老爷,凯亚少爷失踪了。这是安柏小姐清理少爷的宿舍后送过来的。”艾德琳说着有些哽咽。当时来通知和送东西的是安柏。黑发的女孩边哭边递出这个盒子,抽噎着落泪,话都说不太清楚。


她说,凯亚失踪好几天了,琴派出的骑士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没有见到凯亚。骑士团内有一派人见找不到凯亚,也找不到他的尸体,就想要将他打成叛徒,说新任的骑兵队长并不是失踪,而是叛变逃走了。


“琴…琴很生气,她和丽莎他们一直在跟大团长理论。那些家伙想要丢掉凯亚前辈的东西,我…我就趁晚上偷偷溜进去收拾好了……”安柏朝艾德琳深深鞠下一躬,泪水随着她的动作滴落在了泥土上,女孩的手腕和灰头土脸的小脸上落着各种各样被划伤的伤痕,她有好些时间没有休息了,骑士团内愿意帮忙寻找凯亚的骑士说少不少,但大多数都畏惧于督察长的命令无法出动,琴手下目前可用的人也不多,“琴会努力说服大团长他们,我们也会努力去找凯亚前辈的!凯亚前辈虽然老是忽悠人,还总是欺负我……但他才不是督察长说的那种人呢!一定、一定会找到他的……”


椅子被推开,在地板上狠狠地划出一道声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迪卢克在外这几年也不是没有在蒙德留下线人,如果说他在外居所不定埃泽和艾德琳没办法给他寄信,只能他单方面寄回酒庄,那为什么连情报网内都没有提起过关于凯亚的任何消息?骑兵队长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不至于被当作不重要的情报不递交给他。除非骑士团将消息封锁的死死的。


“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凯亚失踪了一年,他大概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人了。骑士团翻遍整个蒙德没有找到人,那凯亚会去哪里呢?他是……回到坎瑞亚去了吗?还是说,凯亚已经死了,死在了没人找得到的角落?


这个想法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迪卢克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一团。置于桌边的花瓶内插着那束刚剪下不久的蔷薇,大概是花的香味太过浓厚,迪卢克被呛到了一般捂着嘴咳了许久,像是要将肺给咳出来。


“迪卢克老爷!您没事吧?”艾德琳手忙脚乱地给他顺着气,叫进外面的女仆让人把花拿出去。


“没事,只是最近有点感冒……”迪卢克看着自己手心内蓝紫色的小花瓣,愣在了原地。


“……?”


在艾德琳疑惑地看过来之前,迪卢克倏地握紧了掌心,花瓣在掌心被攥碎,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拿上挂在椅子后的外套披在身上,“我要去骑士团一趟。这些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


凯亚失踪后伊洛克的决定惹火了琴和丽莎,不久就查出伊洛克才是那个叛徒,证据确凿,伊洛克被逐出骑士团后,凯亚失踪一事原本的商议便也不了了之。而事到如今也只有当初与他交好的几人还在坚持不懈四处寻找,其他人就当凯亚在魔物清缴中牺牲了。


凯亚失踪前最后一个看到他的是蒙德城门口的骑士。凯亚与安柏负责了当天的城外巡逻,两人是傍晚回到城内的,而不久后凯亚便又急匆匆出了城。


“凯亚队长出去时,好像脸上在流血,其他我就记不清楚了。”守门的骑士努力回忆着一年前的场景。


询问无果的迪卢克只能往骑士团走。经过父亲一事,他并不是很想和法尔伽打交道,正巧在他将要打开团长办公室的门时,遇上了来交报告的安柏。


安柏见到迪卢克时花了一些时间回忆。她看着这头红发想起了三年前她躲在橱柜里不小心偷听到的那场谈话。


他是凯亚的哥哥,是那时和伊洛克吵起来后辞职的前任骑兵队长。


安柏把人推到了一旁,让迪卢克等一等她,她要先去把报告交了。


“那天是我和凯亚前辈去城外巡逻……”


凯亚和安柏当天的巡逻路线比较远。前段日子有人上报商队的必经之路不远处有丘丘人聚落,距离不远不近,但不处理掉总是个隐患,轮班到他们俩人时,因为两人都有神之眼,就干脆让他们顺路去看一看,如果能清理掉最好,规模过大的话就先回骑士团报告。


凯亚和安柏蹲在营地上方山崖的灌木丛后,往下观察着聚落内的情况。


聚落比较大,就肉眼可见的丘丘人都在十几个以上,还不算那些呆在建筑里面看不到的。围绕着火堆,旁边还有三个深渊法师。


“居然有这么多深渊法师和丘丘人聚集在这里!?”安柏压低了音量惊叹道。这可不是他们两个人能处理好的,她拉了拉凯亚的袖子,“凯亚前辈,我们先回骑士——凯亚前辈?凯亚?你怎么了?”


许久都没有声响的凯亚捂着眼睛单膝跪在地上,安柏侧头看到凯亚情况不对,急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想要查看。但她转身的太过匆忙,脚尖踢落了一小块崖边的碎石。


碎石滚落到营地内,三个深渊法师闻声抬头,只见崖上方的灌木丛在无风时也簌簌晃动。


“安柏!”凯亚猛地拉住在他面前的安柏往一旁滚去,将将躲开三个深渊法师的攻击。


三个不同属性的深渊法师,如果今天只有他一个人,那怕是要折在这里了。凯亚拉起安柏,伸手冻住了最近的那个水法师。两人不恋战,二对三虽然不是打不过,但安柏毕竟刚成为骑士不久,经验不足,平时需要面对的也不是深渊法师,凯亚一个人没办法在战斗的同时顾及好安柏的安全,还是能跑则跑。


安柏丢出兔兔伯爵,奔跑时不忘搭起弓箭点燃那片草地引爆兔兔伯爵。


水法师被冻在了原地,冰法师被爆炸和燃烧的草地困住,两人打了个手势决定分头走。凯亚负责引开那个跟上来的火深渊法师,安柏则到高处支援。


凯亚引着深渊法师到达湖边,安柏从远处扔下的兔兔伯爵爆炸后激起的水花浇灭了法师的火护盾,浑身被浇得湿透的深渊法师被凯亚眼疾手快地冻住,将利剑刺入了心脏。


他转过身向高处的安柏挥了挥手,不再去看深渊法师的死状。在他的身后,惨死的深渊法师从伤口处开始化作黑灰消散。


今日的巡逻已经结束,两人身上都有些狼狈,和换班的骑士交接后安柏在骑士团门口要与凯亚分别,她却突然看到凯亚的眼罩颜色有些不对。


“凯亚前辈?”安柏拉住要转身回骑士团内的凯亚,“你转过来一下?”


凯亚疑惑转身,被矮他许多的少女一把勾住了脖子,安柏的手直接蹭上了凯亚的眼罩。


“干嘛呢安柏,没大没小的。”凯亚扒拉着安柏的手想叫她放开,只见安柏焦急地把手放到了他的眼前,她白皙的手上是一大块血迹。


右眼,在淌血。


渗透了眼罩,一点一点地溢了出来。


但是不疼,一点也不疼……


凯亚笑嘻嘻地打发了安柏,也没有按照说好的去教堂找修女治疗,在黄昏时一个人出了城往晨曦酒庄走去。


两年前他和迪卢克决裂那天,赤花症已经开始好转。但就在一年多后,凯亚早起洗漱时,又在镜子内看到了那绿色的尖芽从眼眶内试探一样探出了头。


他震愣了一会儿,捂着肚子笑出了声,像是见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十分开心。他顺着靠着墙坐到了地板上,掰着手指开始算时间。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然怎么明明命不久矣还这么开心。就好像他收到的不是去地狱的车票,而是中了什么XX几日游似的。


但是很开心啊,当然很开心,有什么比他还爱着迪卢克,而赤花症在好转后又重新破土而出更开心的事情吗?


凯亚避开了晨曦酒庄的所有人,绕到了那一大片的塞西莉娅花园内。他还记得几年前那位索玛小姐同他说的话,塞西莉娅花里有一株红蔷薇。


凯亚回忆着当时的场景,那时他其实也在。大人们在商谈事情,迪卢克和凯亚则在二楼的房间里玩。新的一局游戏迪卢克输给了凯亚,按照约定,他要接受惩罚。


“哥,你去花园里摘一朵最好看的花。”


“女仆长发现肯定会生气的!而且艾德琳也会生气的,那可是她照顾了好久的花圃。”


“哎呀就一朵嘛,不会被发现的,这是惩罚,你快点去啦!”


蓝色的孩子趴在阳台看着一片白色的花园里那个从花丛中冒出的红色脑袋,咯咯地小声笑着,等着迪卢克把花摘下来献给他。


红色的孩子回来时满脸写着愧疚,他空手回来了。


“怎么了,被发现啦?”


“算是吧。我回头看到那位索玛家的小姐站在后面,为了不让她说出去只能把花给她了。抱歉……”


“你还会贿赂人家哇……没事啦,反正只是要你摘下来,又没说要给我。”


其实我是想要那朵花的。凯亚靠在花园边缘的墙上,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在外面的女仆和工人们都已经离开,他就干脆不再躲藏。


迪卢克这个死脑筋的,怎么就不多摘一朵给他呢。


凯亚笑着闭上眼睛。不过已经无所谓啦,反正他从不指望能收到那朵花。不过,那时的景象确实很美。以后这里也会开出一簇红蔷薇,希望艾德琳能不要剪掉它。


闭上眼睛的人在家的花园内睡去,他的呼吸随着月亮的升起逐渐弱去。鲜红的蔷薇淌着血从眼眶内开出艳丽的花,血从花瓣间滑落又滴在泥土里,宛如清晨的露水。他的身体逐渐冰凉,夜风吹散了一切,尸骸化作了养料,光秃秃的蔷薇丛里只有一朵大而美丽的鲜花。


迪卢克听完安柏的叙述叹出一口气。安柏也只知道凯亚之后离开了骑士团,她甚至连凯亚没有去教堂都是之后问了修女们才知晓的。


线索断的很彻底,根本没人看到了出城的凯亚去了哪个方向。


无功而返,迪卢克只能回到酒庄之后再去联系他的情报网整个大陆的搜索凯亚。


从他刚刚咳出了第一片蓝色花瓣,迪卢克的心就稍微落下。起码,起码凯亚还活着。他爱着的人还在这个世界上,那他就可以去找,他可以找遍整个大陆,翻天覆地也要把凯亚找出来。只要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迪卢克藏起手上那朵蓝铃花。凯亚当然还活着,花吐症只有患者的暗恋对象还在这个世界上才会病发。


“迪卢克老爷,我来换今天的鲜花了。”艾德琳捧着一束塞西莉娅走了进来。


“蔷薇的花期已经过了吗?”


“已经过了,不过那丛蔷薇倒是奇妙,有一朵一年四季都在那里,我就系上了带子做标记,免得一不小心剪掉了。”


“……是吗?”


“老爷您的感冒好些了吗?怎么咳了这么久,还是找医生看看吧。”


“没事,只是普通的感冒罢了。”


只有花吐症还能告诉我你还在,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出现治愈它,凯亚……



————END————









笑话指双箭头的两个人,一个赤花一个花吐最后欢天喜地打出了双死结局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鞠躬


评论(24)
热度(490)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地面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