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之下

枭羽退坑,见置顶





咸鱼,双标式cp洁癖
永远喜欢旗木卡卡西、巴基·巴恩斯、罗马尼·阿其曼和凯亚•亚尔伯里奇

cv梗玩玩就算了,接头图还要打被接头角色的tag,生怕恶心不到人。上次是拿暮落接神里绫人,这次拿流明接凯亚,自家没饭吃了吗?一打开tag刷下去就看到一堆接了别人头的图,多膈应啊?


【枭羽】你在尽头见到了谁

占tag致歉

很久之前跟朋友口嗨的,之后脑着脑着改了一点设定,几周前码了一点开头,然后摸了一直没往下写,没想到现在剧情出来被打脸了。总之就是没有后续了,但写都写了一点了(脑都脑了),还是扔上来吧这个样子。

——————

以下是原定的预警


    原作基础的现代?

    非常非常多私设,和歪屁股人对现有剧情的无逻辑猜想,全都不要信

    角色死亡

    be...


占tag致歉,收ibsm本

2022年才入坑就是我,没赶上热乎的

所以只要是文字类的本,基本上都收!

如果有粉红兔老师的本那就最好了😭


另,可微h,但不吃捆,更不吃圈外捆

以及,走平台

【枭羽】断剑

summary:迪卢克的养子听闻了一些事情,开始寻找他人口中父亲的断剑。

全文1.9w字,已完成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原创人物第一人称预警

是废话非常多的莫名其妙流水账

私设如山

断断续续写了很久,所以会有很多衔接奇怪以及风格变动问题


祝凯亚生日快乐!!


1.


我喜欢在酒馆里同客人们聊天,酒客们喝高了便管不住嘴,我总能从他们口中听到些有趣的事情。有用如情报,无用如街头八卦。


我是在那场上一辈人们总是避而不谈又大张旗鼓纪念的战争后才出生的。是个寻常人家孩子,没有什么奇异血脉,也没有什么特殊身份。从前教堂的修女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一名骑士...

【安科/粮食向/凯亚中心】坎瑞亚的孩子在蒙德被捡到了 1

小学生流水账注意!写着玩玩,没有粮食向凯亚中心文吃我就要死了QAQ

原创主角注意,第二人称注意

其实一开始只是想正常写文的,初衷是写凯亚捡到小屁孩后的日常,全员cb的粮食向。但是写完半章之后发现,可恶,我根本不知道后面怎么写啊,再加上最近一直看安科上头,就干脆把剧本交给骰娘了。

粮食向安科,所以好感度即使100满了也没有cp向。

先放一些固定的不会骰的设定。主角名字不论性别一定叫尼诺。主角一定有坎瑞亚血统。主角一定会被凯亚捡到。剧情一定开始在克里普斯死亡后。主角有着坎瑞亚人标准的浅色头发蓝色眼睛。

会有非常多私设,一定会有ooc(反正全看骰娘怎么玩我……)天补不上随时可能跑路注意...

第一次满星是带老婆,耶!

不是不带老爷,是我痛苦火本圣遗物根本没法用,香菱还是宗室角斗士2+2呢😭老爷只在十一层就业了

十二层凯亚那队比魈那队打的快,凯亚,我的超人!

【枭羽】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下)

私设如山,请注意避雷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小学生流水账,逻辑已死

别问,问就都是魔法,都是奇迹

——————————


凯亚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鸟,就在他收到第一封回信那天。


翅膀与尾羽呈黑色的红色小鸟与信件一同躺在家门口的邮箱里。小鸟的胸口粘着已经结块的血迹,它躺在信上安静地颤抖着。


凯亚甚至没来得及换上鞋子,就捧着小鸟急匆匆跑向了城内的教会。修女们无奈地帮他治疗着小鸟,又骂骂咧咧找来了一双鞋子让他好不至于因为中途跑丢了拖鞋而光脚回家。


把小鸟放在桌上垫满软垫的小篮子里,凯亚打开了那封给他的信件。


两个孩子并没有交换姓名,即使知道他们都住在蒙德也没有顺着...

【枭羽】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上)

一点奇奇怪怪的脑洞,原作背景

私设如山,请注意避雷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什么

是已经脑完的脑洞,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后续

——————————


春季的阳光并不是很热烈,刚出冬不久的温度让海水有些冷冰冰的。蓝发的孩子无视了远处母亲的叮嘱,赤着脚踩在被浪打湿的沙滩上。


沙砾和浪花亲吻着孩子的脚丫,他欢快地在海水里踏起水花,又如挖宝藏似的从沙子下找出一个个漂亮的贝壳。


“凯亚!”孩子被一双有力的手举了起来,他怀中抱着的贝壳掉落了几块,“妈妈在喊我们吃午饭了,一会儿再来玩好吗?”


凯亚嘟囔着从父亲的手中落地,把怀里拿不下的贝壳塞到了父亲手中,接...

【枭羽】你难道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我流沙雕旅行者,我流沙雕众人

ooc预警,请谨慎观看

无逻辑注意


——————————


迪卢克今晚刚巧在酒馆当班,而很不凑巧的,骑士团几人,加上那位昼伏夜出下班比去食堂都快的修女,还有蒙德城的荣誉骑士正在一楼的角落里团建。


迪卢克很烦躁,几个酒鬼凑在了一起,还顺带着三个未成年——起码看起来是未成年,在角落里喝酒还吵吵闹闹,如果可以,他非常希望他们能快点结束团建然后各回各家。


酒馆老板站在吧台后无所事事地擦着酒杯,双目放空却忍不住去听角落里的几人在谈论些什么。不过隔了太远再加上酒馆嘈杂,迪卢克什么都没听清。直到……


“老——婆——!!!”


荣誉骑士口齿清晰...

【枭羽】讲一个笑话(下)

整点老套狗血文

我流赤花症和花吐症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小学生流水账注意

无逻辑,请不要带脑子看

我在写什么东西啊救命(抱头痛哭

——————————


“凯亚前辈,你眼睛都流血了!”


“啊……这个啊,没事,刚刚可能蹭到了。安柏,你能帮我去请一下假吗?我可能要去教堂找修女处理一下,之后也还有点事要办。”


“没问题。你要快点去啊!”


迪卢克时隔多年终于又回到了蒙德。许久没有打理过的红发已经齐腰,在外多年大多数时候都是风餐露宿,红发多少有些杂乱,乱蓬蓬的在脑后束着。


在回来的路上他于水边救下了一个落水的人,似乎是在那个时候感冒了,这...

1 / 10

© 地面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