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之下

咸鱼摆烂人,双标式cp洁癖
永远喜欢旗木卡卡西、巴基·巴恩斯、罗马尼·阿其曼和凯亚•亚尔伯里奇

注意避雷
目前在的坑:明日方舟、原神、阴阳师

【枭羽】你难道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我流沙雕旅行者,我流沙雕众人

ooc预警,请谨慎观看

无逻辑注意


——————————


迪卢克今晚刚巧在酒馆当班,而很不凑巧的,骑士团几人,加上那位昼伏夜出下班比去食堂都快的修女,还有蒙德城的荣誉骑士正在一楼的角落里团建。


迪卢克很烦躁,几个酒鬼凑在了一起,还顺带着三个未成年——起码看起来是未成年,在角落里喝酒还吵吵闹闹,如果可以,他非常希望他们能快点结束团建然后各回各家。


酒馆老板站在吧台后无所事事地擦着酒杯,双目放空却忍不住去听角落里的几人在谈论些什么。不过隔了太远再加上酒馆嘈杂,迪卢克什么都没听清。直到……


“老——婆——!!!”


荣誉骑士口齿清晰震天响的一声大喊惊醒了酒馆内所有酒鬼们,顺带着让迪卢克手中的酒杯不幸坠落牺牲。


这个杯子钱算在旅行者头上。迪卢克默默给空记上了一笔。


“老——婆——!!你为什么不应窝唔唔!”尤菈想要赶在旅行者再次丢人前捂住他的嘴但很遗憾还是晚了一些。待迪卢克实在忍不住侧身探头去看那桌酒鬼到底在搞什么时,他只看到了旅行者整个人挂在了凯亚身上,而尤菈使劲捂住空的嘴,安柏则试图把他从凯亚身上扒下来。


“已经没救了,放了他吧,让他继续丢人。”罗莎莉亚端起酒杯无语地看着几乎团在一起的四个人,她现在有一种冲动,想要端着杯子直接走人。


“太丢人了,派蒙已经没办法继续在蒙德城呆下去了!”派蒙捂着眼睛飘在罗莎莉亚的身边,透过手指间巨大的空隙继续看着眼前的闹剧,甚至试图偷偷掏出留影机。


“……罗莎莉亚,让空丢人没问题,但起码先救救我。”凯亚很努力地想要从空的手臂里挣扎出去,但见鬼的他以前怎么不知道旅行者力气这么大,“是谁给旅行者喝的酒?”


安柏抱住空的腰配合着凯亚把人从他身上撕下来,同时还要想办法按住旅行者跟八爪鱼似的乱挥的手脚。


“我看到空偷偷喝了几口,但我没想到他甚至连一杯倒都不能叫!”安柏痛苦地咧着嘴说到。但凡她知道旅行者酒量能比站在吧台后的那位酒馆老板还差,而酒品连城外的丘丘人都要望而却步的话,她绝对,绝对会阻止他的。这样起码他们几个人不用在这里丢人。


“罗莎莉亚别看戏了,快来帮忙!”尤菈别过头,不想再去看她那因为捂住旅行者的嘴而被咬到的手套了,太惨烈了,回去就扔掉。这个仇她记下了,这个仇必须记在小本本上!


焦急地——好吧这个待确认,有点幸灾乐祸地绕着几人飞的派蒙突然停了下来。


“迪卢克老爷是不是在往我们这里看?”派蒙道。


凯亚、尤菈、安柏同时安静了下来,扭头就对上了手上捏着断裂高脚杯脚的酒馆老板的视线。


“劳驾,骑士团的闹剧能不能出去表演。我们酒馆已经有吟游诗人了,不需要新添相声组合。”迪卢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神色自若地放下了手里又一个阵亡的杯子。很好,一共两个,全部记在旅行者头上。


凯亚闻言挑眉,一巴掌抵住旅行者要蹭上来的头,让安柏先去结账,“是、是。我们这就出去。”


身上挂着一个不愿下去的超大型挂件,凯亚为了不让空直接一屁股摔在地上,手上比划了半天,最后选择了拽住他的衣领,准备先出酒馆再考虑要把这个醉到胡言乱语的家伙丢到哪张长椅上。


而在他踏出步子之前,身上的重量就减轻了。只见满脸写着“我很不爽”的迪卢克拎着脚尖着地的旅行者往门口走,活像每天酒馆关门时出去丢垃圾。


等等,他真的在往后门垃圾场走过去啊!!


“迪卢克老爷,走错门了吧?”凯亚尴尬到。


迪卢克不解地回头,“你们难道还准备从大门出去继续丢人吗?”


理解错意思的凯亚闭了嘴。罗莎莉亚上前接过了迪卢克手上的大型垃圾。


“没关系,他们丢的人已经足够多了。”她没有迪卢克那种怪力,在派蒙的惊呼中把旅行者拖了出去,“不好意思问下路,垃圾场在哪里?”


“前面左拐。”迪卢克好心回答。


跟在几人后面最后出门的凯亚被迪卢克绊了一下,凯亚踉跄后一脸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对上迪卢克的眼睛。他讪笑两声,手上迅速地关上了门,差一点就磕在了迪卢克老爷完美的鼻梁上。报复心极强。


凯亚当然不可能让几位女士真的把旅行者丢到垃圾场,也不可能让他们送人回家。在做足了心理准备确认旅行者不会再次扑上来之后,架着人往没什么人的小巷走。


他寻了处鲜少人会经过的地方,把旅行者放在了长椅上。感谢巴巴托斯,这一路上旅行者虽然还在嘟嘟囔囔,但起码没有嚎得蒙德千家灯火为君亮了。


凯亚仔细叮嘱了派蒙等空稍微清醒一些后要让他赶紧回尘歌壶内别再在外面瞎晃悠了后,还是没忍住问出了他一直好奇的问题。


“旅行者他……”凯亚觉得这句话稍微有些难以启齿,“为什么会那么喊?”


派蒙习以为常地说出了震撼凯亚的话:“他只是在馋你身子罢了,千万别被骗了!他不是真心的!”


凯亚觉得自己实在收不住硌了牙的表情。派蒙你不觉得这句话让空听起来十分的屑吗?


“凯亚你千万别在意!他还馋璃月魈仙人的身子呢!等过段时间我们去稻妻了,他还会喊别人老婆的,所以千万别放在心上!”派蒙看着凯亚补充到,仿佛一个深怕良家好姑娘被自家蠢儿子欺骗的老母亲。


凯亚觉得不能继续对话下去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听到的好。


告别了旅行者和派蒙,凯亚慢悠悠地晃回了宿舍。待他洗漱完毕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从浴室内走出来,只看到床沿边坐着一个人就着床头暖黄色的灯光翻看书籍。


“你爬墙翻窗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凯亚感叹自己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


迪卢克听闻啪地一声合上书,“拜某人所赐。但凡你愿意回家住我也不需要跟做贼似的翻窗。”


凯亚绝口不提回酒庄住的事,只答道,“骑士团宿舍是有门的。”


“你没给我钥匙。”


“需要我提醒您门是用来敲的吗?”


“……”迪卢克沉默了,迪卢克不想说话。他看着凯亚气鼓鼓地擦着头发,把人拉到了床上,从他手里拿过毛巾细致地擦了起来。


“旅行者来找你你怎么不抱怨。”半天,沉默的迪卢克老爷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凯亚猛地转过头,诧异地盯着迪卢克仿佛跟平时没有任何变化的脸,“不是吧……?迪卢克,你在吃醋吗?”


迪卢克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忆起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确实很不爽旅行者管凯亚叫……叫老婆,他自己都没有这么叫过。


于是他迟疑地点了点头。


虽然迪卢克今晚绊他的动作很幼稚,但点头承认自己在吃醋的迪卢克真的非常可爱!


凯亚笑嘻嘻地转过身抱着腿坐在迪卢克跟前,凑上脸在他唇角啄了一口,“别生气啦,我可是问了派蒙,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啊,你应该去找旅行者对线,而不是找我。”


迪卢克伸手关掉床头的台灯,脸颊蹭过凯亚未干的发丝。


虽然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第二天旅行者迎娶凯亚队长的谣言传遍整个蒙德的时候,凯亚还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


空一脸痛苦地抱着头坐在天使的馈赠的前台,面前是正在为晚上开业做准备的老板。


“为什么会有这种谣言啦!!!”空真的非常非常苦恼,他只是例行做个日常任务,途中已经被不下十个人拦住恭喜的同时并表示哀悼了。


派蒙现在也很想为旅行者哀悼。当你的同伴前一天晚上喊了别人的老婆作老婆,第二天又跑到了当事人面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做?


派蒙想了许久,从旅行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袋摩拉,“空,我先去猎鹿人餐馆买午饭!”派蒙飞得极快,她现在只想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酒馆内只剩下空和迪卢克相对无言。


迪卢克翻看着昨天的账本,抬眼看了一下趴在桌上生无可恋的旅行者,问道:“空,你难道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哈?”空迷迷瞪瞪地撑起头,好像并没有听清迪卢克的话。


“不,没什么。只是你昨天晚上喝醉后打碎了两个杯子,是现在结清吗?”


“我打碎了吗?”


“打碎了。”


——————————









好孩子不要学凯亚头发没干就睡觉,会偏头痛的!

一个沙雕段子被我拖了好久,稻妻开荒真是又痛苦又快乐。托马!我的好兄弟!我的新老婆!(是的,文里的屑旅行者就是我(我跟凯亚贴贴(bushi

评论(25)
热度(1594)
  1. 共9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地面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