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之下

咸鱼摆烂人,双标式cp洁癖
永远喜欢旗木卡卡西、巴基·巴恩斯、罗马尼·阿其曼和凯亚•亚尔伯里奇

注意避雷
目前在的坑:明日方舟、原神、阴阳师

【枭羽】你在尽头见到了谁

占tag致歉

很久之前跟朋友口嗨的,之后脑着脑着改了一点设定,几周前码了一点开头,然后摸了一直没往下写,没想到现在剧情出来被打脸了。总之就是没有后续了,但写都写了一点了(脑都脑了),还是扔上来吧这个样子。

——————

以下是原定的预警



    原作基础的现代?

    非常非常多私设,和歪屁股人对现有剧情的无逻辑猜想,全都不要信

    角色死亡

    be


    

    

    夜已深,街道外的商铺大半都关了门。从外街走进巷子,里面倒还有几家零散亮着灯的小店。昏暗安静的巷子内,踏水的声音被淹没在了雨声下。


    凯亚停步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前,站在屋檐下收起了滴水的雨伞。


    “哟,回来啦!”屋内的温迪在听到门上风铃声后就朝他举起了一杯酒,招呼人快进来。


    “我让你帮我看店不是说你就可以随便喝酒了。”凯亚干脆关上了大门,路过温迪身边时敲了敲桌面,“这几天喝的全部记账上哦。”


    温迪听后抱着酒瓶耍起了赖皮“诶?不要这么小气嘛,我可是帮你解决了大问题呢。”


    凯亚眼见地瞧见了温迪怀里那瓶的特殊标签,半身越过吧台直接把人按住。


    “快把我珍藏的葡萄酒交出来!这次的事情我会另外感谢你的。”凯亚一把抓住被温迪抱在怀里的酒瓶,他咧着嘴开始思索温迪到底从哪把这玩意翻出来的,“这个已经太久了不可以喝了!等等……你没喝吧?给我吐出来哦?”


    温迪见凯亚一副恨不得扒开他喉咙让他把酒吐出来的劲,连忙撒了手,示意自己可不敢动这瓶葡萄酒。


    “知道你宝贝这瓶酒啦,我没动。”他嘟嘟囔囔地抓起桌上的另一瓶晃了晃,看着凯亚认认真真检查木塞有没有被动过,撇起了嘴,“太伤心了,我是那种人吗?真没动啦。你出去这几天我很认真在看店的!不过幸好你选的位置过于偏僻没什么人来,反正我也不会调酒嘛。但是今天下午来了个说是……跟你约好来取酒的女性?我确认订单之后就去帮她找啦,然后才翻到了你这瓶宝贝。”


    凯亚说着要给温迪记账,但实际上完全没动作。收好那瓶酒后,坐到了温迪旁边,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葡萄酒。


    “她好像是罗莎莉亚的后代,不过已经快看不太出来了。样貌和血缘都是。”温迪推开杯子,趴在冰凉的木制吧台上,见凯亚没有什么反应,就知道这个人凯亚也已经记不起。也是,毕竟他连最重要的那个人都忘记了。


    于是他出声提醒到:“以前教会那个负责处理一些特殊事物的修女,你跟她关系还挺好,经常看你们一起去酒馆喝酒。”


    顺着温迪的描述,凯亚似乎回忆起了些什么:“有点印象。她是不是有一头红头发。”


    “不是啦不是啦,你不要见谁都红头发。罗莎莉亚是玫紫色的头发。”


    “嗯……下班跑得比谁都快?”


    “哈哈,对啦!但是她上班很认真哦。”


    像是什么猜谜或者问,这样的日常其实经常发生。


    凯亚已经忘了很多。许多过去的人和事,在如今的他记忆中都只留下了个模模糊糊的幻影,即使很努力地去回忆,也难再勾勒出清晰的轮廓。


    这并不是因为什么事故,也不是因为什么外力干涉。仅仅是因为时间长了。打个当今世界中通俗的比方,就是像电脑和手机的存储,存的东西太多就无法保存新的文件了。于是为了写入新数据,程序自动开始删除那些过于久远且使用次数最少的东西。


    凯亚的记忆就是这么回事。没有什么意外,只是很单纯的,太久远了,于是忘记了。


    他并非长生种,他没有长生种们那些与生俱来的记忆天赋。


    至于为什么不是长生种的他,如今岁数却大到问起他时,他只能思索许久,然后开玩笑般说“稍等,这我得去翻翻历史书才能回答你”呢?这是个比较复杂的故事,但概括一下就是,祝福成了诅咒。


    亡灵们在消散前赐予了他们最后的同族一份自以为是的祝福,于是这份祝福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变成了扎根在他灵魂与肉体里最恶毒的不灭诅咒。


    凯亚·亚尔伯里奇,永远逃离了死亡的怀抱。他再也无法触碰死的安宁。


    一开始谁都没有发现。直到时间走过,他身上却没能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在惊讶过后他去询问了风神,于是满不在乎地接受了自己不会老去的事实。他以为自己能接受这份祝福,然而当他为自己选好了结束这一生的地方,平静地将剑锋挥向自己,却又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时、躺在浸透自己鲜血的泥土上见到了站在他身旁的风神时,他终于意识到,祝福随着时间溃烂成了诅咒。


    “所以我变得和你一样了?”他平静地询问着风神。


    “不一样。”风神难得严肃,“天理死去,我们不会再磨损,但是你会。你将以人类的灵魂承受时间的重量。这很痛苦。”


    “我会忘记很多事?”


    “你会忘记很多事。”









然后以下是二月份凌晨发给朋友的口嗨






评论
热度(4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地面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