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之下

咸鱼摆烂人,双标式cp洁癖
永远喜欢旗木卡卡西、巴基·巴恩斯、罗马尼·阿其曼和凯亚•亚尔伯里奇

注意避雷
目前在的坑:明日方舟、原神、阴阳师

【枭羽】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上)

一点奇奇怪怪的脑洞,原作背景

私设如山,请注意避雷

极度ooc,请谨慎观看

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什么

是已经脑完的脑洞,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后续

——————————


春季的阳光并不是很热烈,刚出冬不久的温度让海水有些冷冰冰的。蓝发的孩子无视了远处母亲的叮嘱,赤着脚踩在被浪打湿的沙滩上。


沙砾和浪花亲吻着孩子的脚丫,他欢快地在海水里踏起水花,又如挖宝藏似的从沙子下找出一个个漂亮的贝壳。


“凯亚!”孩子被一双有力的手举了起来,他怀中抱着的贝壳掉落了几块,“妈妈在喊我们吃午饭了,一会儿再来玩好吗?”


凯亚嘟囔着从父亲的手中落地,把怀里拿不下的贝壳塞到了父亲手中,接过他递过来的凉鞋,在海水里荡了荡自己满是沙子的小脚,举着漂亮的贝壳就朝母亲的方向跑去。


“这个贝壳在阳光下会变颜色!哥——”凯亚的呼喊卡在了喉咙中,他想喊什么来着?哦对了,“妈妈,你快看!”


孩子献宝似的把那个最漂亮的贝壳捧在手心里,他的母亲揉了揉他的脑袋,称赞了这个漂亮的贝壳,并让他去洗干净那双脏兮兮的小手准备吃午饭。


凯亚的爸爸妈妈平时总是忙于工作,今天是难得的假期,虽然刚入春的天气并不是很适合到海边玩耍,但亚尔伯里奇夫妇二人磨不过他们宝贝儿子的撒娇,还是带凯亚来玩了。


凯亚也玩的十分开心。爸爸妈妈会陪着他搭沙堡,陪他捡贝壳。


但他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好像应该有个人跟他一起在海水里胡闹,弄得浑身湿透,然后他们一起被父亲无奈地念上一顿……嗯,那妈妈呢?妈妈在哪里?那个装满了好吃的三明治和果汁的午餐篮子,是妈妈准备的吗?


凯亚甩了甩脑袋,决定不去想这些一闪而过还弄不懂的事情了。


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亚尔伯里奇夫妇在日落前收拾起东西,准备踏上回家的路。而凯亚还站在水中捧着一个海螺望着远处的太阳发呆。


“凯亚?我们要回家喽!太阳下山之后海边就太冷了,会感冒的。”亚尔伯里奇夫人蹲在凯亚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海水把她的长裙浸湿,但她像是并没有察觉,还在柔声跟儿子说着话。


凯亚像是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撒开了她的手,丢下手中的海螺,一步一步朝海水中走过去。


“凯亚?”女人疑惑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但没有人上来拦住他。


海水没过了凯亚的小腿,然后是大腿,最后是腰。孩子站在水中茫然地看了看周围,他刚刚在这里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但当他走过来时,那个东西不见了。


“凯亚!■■■!该回家了!”父亲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凯亚回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了依旧蹲在海边的母亲,而父亲则在更远的地方将带来的东西一一装进包里。


那是父亲的声音吗?那个听不清的名字……是谁的?


凯亚愣神的功夫,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后腰。但当他转过身查看时,又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伸出手在海面上摸索,随着一个小浪打来,他抓住了一个瓶子。


刚刚在海面上闪闪发亮的是这个吗?


孩子将这个漂流瓶紧紧抱住,走向一直在岸边等他的妈妈。


“凯亚,你刚刚去海里是要做什么?这样很危险的,已经开始涨潮了你知道吗?”仿佛被按下了开始键,刚刚一直蹲在岸边没有任何动静的女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训斥起来。


“对不起妈妈,我刚刚看到有个漂流瓶在海面上。”凯亚认认真真朝有些生气的母亲道歉,手上却是将漂流瓶抱得更紧,像是害怕被什么东西抢走似的。


一路上亚尔伯里奇夫妇两人轮番上阵和凯亚说着小孩子在海水涨潮时往海中走有多危险,并要求凯亚保证不会再做危险的事情。凯亚自知理亏,保证不会再犯后又跟父母撒娇让两人消了气,洗好澡换了衣服,吃完饭后就哒哒哒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凯亚坐在桌子前打开了那个他捞上来的漂流瓶,瓶子里面塞着一张纸条。


纸上的字迹很是稚嫩,甚至有些歪歪扭扭,一看就是刚学写字不久。凯亚断定放出漂流瓶的人年纪大概跟自己差不多。


纸条上只写着想要一个笔友的愿望和一个凯亚从没见过的地址。


他把纸条上面的地址抄写到了他的小本子上面,蒙德城郊外晨曦酒庄。这个人也是蒙德人呀!可是,他并不记得有晨曦酒庄这么个地方了,而且,蒙德与他同龄的人他都认识,但大家都是住在城内的。


也许……他是新搬来的?


凯亚的人缘很好,蒙德的大家都喜欢这个开朗有礼貌的孩子。但凯亚总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他与同龄人玩不到一起去,看着他们玩耍就像在看一群孩子胡闹。每次踏入蒙德城,他总是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层薄纱隔绝在了城外,城内的一切都朦朦胧胧、模糊不清。


有个笔友或许还不错吧。


凯亚从抽屉里找出一张信纸又摸出了信封和邮票,一笔一划地将地址填上。


陌生人,你好呀!我在海边捡到了你的漂流瓶,也许我能够有这个荣幸成为你的笔友?

……


孩子在信里写上了许多最近的趣事与新朋友分享,直到父亲站在外面敲响了门提醒他已经很晚了该睡觉了,凯亚才意识到自己写了多少东西。


他看着面前的三张信纸,最后只将第一张塞了进去。至于后两张,凯亚盯着它们看了许久,最后把它们叠了起来撕碎后扔进了垃圾桶内。


这些奇怪的事情还是不要跟新朋友说了。



————



迪卢克被琴和丽莎喊到了图书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结果等他到达了骑士团的图书馆,就只是被丽莎指挥着帮忙收拾那些新到的藏书。


“骑士团是没人了吗?”迪卢克把手中最后一本书按照丽莎给的分类放在了书架上,靠着墙叹出一口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哎呀先别走啊。”丽莎慢悠悠地转过身取从桌上取过一个长形的小盒子交给了迪卢克,“占用了大忙人的时间,这个算是一点小小的赔礼。”


盒子看上去十分的古旧,但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木盒罢了。里面垫着厚厚的软垫,而盒子中间躺着一支漂亮的钢笔。


钢笔上被刻着繁复而神秘的花纹。这笔的材质让人看不出来,但摸上去是有些冰凉的触感。


“一支……笔?”迪卢克拿起盒子内的钢笔端详着,“很漂亮,但我不需要。”


丽莎翻着手里的书闻言轻笑了一声,“不。你需要。我和琴一致认为你需要找点事情做。”


迪卢克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只是皱着眉拒绝了,“我现在很好。”


“你最好是。”丽莎漫不经心地回到。


距离上一次那场灾难般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七国都从战后的一堆事情中恢复了过来,连蒙德城外被烧焦的草地都又生机勃勃,但有个人却一直没能走出来。


所有人都知道凯亚对于迪卢克的重要性,即使他们总是拌嘴互嘲到整个蒙德城都知道,今天那对兄弟又不对付了。但所有人都知道凯亚对于迪卢克来说是什么,迪卢克也知道。


但在最后,在所有人的欢呼中,迪卢克却没能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上找到凯亚。就好像他随着坎瑞亚人与深渊一同远去了。


他们跟他说,请节哀。


为什么呢,明明没有人看到凯亚死亡,但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说呢?


他来到风起地那颗巨大古木下,风神交给了他一颗失去光芒的神之眼和一个破破烂烂的眼罩。


风神对他说:“他跟着坎瑞亚人一起走了。”


“在哪里?”迪卢克问。


巴巴托斯沉默着没有回答他。


迪卢克最终还是被硬塞着收下了那支笔,就连琴都不讲道理地摆出了强硬的态度。


但他并不知道一支笔可以用来做什么。


“迪卢克前辈,也许你可以试试写点东西?”琴这么提议到。


“你得找点事情转移注意力,随便写什么都好,总比每天跟个死人似的强。又或者你可以从今天起搬进教堂,让芭芭拉确保你没有任何问题。”丽莎建议到。


两人送走了一头雾水的迪卢克,却没有告诉过他这支钢笔从何而来。


面对琴担忧的表情,丽莎只是让她安心。


“奇迹的发生需要很多东西。思念、希望、爱和一点点偶然。给他一点时间吧,他会发现的。”

评论(7)
热度(202)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地面之下 | Powered by LOFTER